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呼兰河的眼泪_散文精选_心情随笔

呼兰河的眼泪_散文精选_心情随笔
  两岸的柳条林苍翠欲滴,簇拥着眼前这条蜿蜒曲折、被唤作呼兰河,河面波光粼粼,河水悄然缓慢,日夜南流。
  独撑小舟水中游,惊飞孤鹜啼翠柳。一片翠柳,一叶孤舟,一只野鸭,一个垂钓者构成了一副凄美的呼兰河。
  泪水、叹息、美丽的忧伤,似这条河水般流淌出萧红凄凉的心境与悲泪的灵魂。
  隔岸小城,因《呼兰河传》而闻名遐迩,高楼大厦围堵旧时张家大宅院,尽管如此,依然掩饰不住岁月的厚重与富有。占地7000多平方米的院落,30多间土墙瓦房,有正房,有厢房,一排排,见证萧红出身在一个东北乡绅家庭。昔日辉煌,今或是星落,或是寂寥,偶有来者,三五成群,欢声笑语,嬉戏拍照,惊扰了那尊童年的乃莹和祖父玩耍在后花园里永恒定格的雕像,令人驻足,沉思遐想。
  “黄花愿意开一个黄花,就开一个黄花,愿意结一个黄瓜,就结一个黄瓜,若是都不愿意,就一个也不开,一个瓜也不结,也没有人问她”。
  黄瓜年年仍然种着,年年依然开着。今年花还没有开,不是因为老主人死了,也不是因为小主人逃荒去了,而是因为新“主人”种的黄瓜,才入初夏,花期为至,还有茄子、倭瓜。从前这座花园的蝴蝶、蜻蜓、蚂蚱,还是年年仍旧,与我的老同学一样,欢悦,飞舞,跳跃。看到他们,仿佛看到幼年丧母的乃莹悲惨而唯有祖父的最爱弥补了她童年的快乐。后花园是她童年的乐园。
  这座紧邻呼兰河的花园大宅院及家乡的故事,被萧红以独创介于小说、散文和诗之间的边缘文体的形式叙写成了一部《呼兰河传》。读其小说,总有种窒息的深深无力感。与同学置身于花园里,仿佛小说中十二岁的小团圆媳妇被跳大神的巫婆按在热水缸里活活至死的悲惨遭遇就在眼前,仿佛听到她在呼兰河日夜哭泣的眼泪流成的这条河的孱弱流水声声;仿佛看到了有二伯吊死在树上南房梢;仿佛看到冯歪嘴子的孩子就在面前这间寒冷的磨坊驴拉磨盘旁的土炕上盖着东家多条面袋子被骂着;仿佛看到了萧红19岁抗婚逃离了后花园,逃出了呼兰河,而没有逃出时代的悲哀,社会人性的泯灭。
  萧红渴望爱情,四次的婚姻,却一次次的被无情的男人抛弃。对待暂短一生感情的坎坷,萧红曾这样解读自己:“我最大的痛苦和不幸都是因为我是女人”。不是因为你萧红是女人,而是因为社会的残酷愚昧。
  女人的不幸,她的夜毕竟都是凄凉的,夜的凄凉反映在白天假做欢乐的悲哀。女人有如此凄凉的夜,是她所处的时代,夜是凄凉的。
  我的女生同学中,她们几多夜不是凄凉的,眼泪的诉说,或是孤独着,或是挣扎着,或是无奈着,或是逃离着,或是一个人在艰难的走着。昨天还在聊着天,今天却跳了楼,投了河,乃是时代的悲哀。幸福的家庭都是一样的,不幸的婚姻各有不同。新中国女性得到了解放,那个时期婚姻是幸福而稳定的,改革开放后,旧时社会的不良,死灰复燃,资产阶级腐朽生活方式的侵蚀,颠覆和扭曲了中国婚姻的价值观。女同学中的感情悲伤,重蹈了萧红的不幸。女性的幸福与否,取决于时代和社会。
  “漫天星光,满屋月亮,人生何如,为什么这么悲凉”。萧红不仅婚姻如此,命运多舛的她,“总是一个人走路”,“好像命定要一个人走路似的”。她一生都是一个人在奔波劳碌和社会时局动荡中挣扎,一生都在悲凉中度过。但她内心很宽广,灵魂很澄明,正如赵朴初所说:“无尽奇珍供世眼,一轮圆月耀天心”。
  这位民国时期四大才女之一的奇女子,二十四岁就发表了《生死场》,轰动当时文坛。鲁迅说:“萧红是一个天才作家是因为她24岁就触及到一个终极问题,生死的问题,生的坚强,死的挣扎,力透纸背”。她在当时乃至现在在中国文学届依然产生着巨大的影响。
  萧红文学创作的成就,却没有改变她悲惨的命运。
  “我将与蓝天碧水永处,留下那半部《红楼》给别人写了,半生尽遭白眼冷遇,身先死,不甘、不甘”。
  1942年1月2日上午10时,萧红永远闭上了她年仅31岁文学洛神的眼睛。短暂生命的眼泪,流成了一条沧桑、悲凉的呼兰河。
  随机推荐:淘宝领劵 淘宝返利优惠券 领取淘宝优惠券 领取优惠券 淘宝折扣券
相关的主题文章: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