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高原雄鹰_散文精选_心情随笔

高原雄鹰_散文精选_心情随笔
  1997年8月13日是我度过的一个最为凉爽的秋日,那天我穿的军用大衣都被雨雪浸湿了,都能淋出水来,真是天谅好个秋。二十三年来,我时时想起这一天,我与的战友们奋战在雪域高原,大家生死与共,诠释了战友情,同志爱。
  那天我带领全排在唐古拉山口进行光缆铺设任务,清晨我们从雁石屏出发,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我们来到了山口雕像处。这是一座耸立在海拔5234米的雕像,雕身为军人的半身像,椤角分明,力量十足,头戴军帽,身穿大衣,两眼凝视前方。雕像高约5米,呈铜合色,雕像旁挂满了白色的哈达。雕像是在青藏公路线由青海进入西藏上坡口耸立起来的,凛冽的风呼啸而过,看到坚韧刚毅雕像,历经风沙的打磨而仍坚挺如初,历经岁月的磨砺而坚毅如故,让人不禁肃然起敬。
  我们从雕像处沿山上走近百米,就到我们的施工地点。八月能近距离接触高原,真是幸事,可以看到高原的一草一木,一山一石,可以亲吻高原,可以放歌高原,自由自在。山上看不到树木,看到的只是一些小草和不知名的开着白色、红色小花,他们是这儿的主人,可以任意生长,不受影响。抬头望,天空很蓝,近处碧蓝如洗,远处白云飘荡,天空很静,也很寂寞,很少看到飞行的鸟儿,不是说有雪山雄鹰吗?我一时兴起,呆在原地使劲伸长脖子向天空上望去,想看看雪山雄鹰的英姿,可我失望了,天空仍是寂寞蔚蓝,不见雄鹰。
  我们的任务量不大,只是把前几天埋进去的光缆拉起来,再换光缆,因前次铺设把光缆给折断了,接不上,没有信号,传不出去,也不知道在哪处折断的,只有重新铺设。和我们一起上山来的还有七连、九连的各一个排。清晨高原还有些冷,大家都穿着大衣,扛着揪,一步一步地走向施工地。大伙儿沿着新填的土,把土重新翻起,拉起光缆,可干着干着,天忽然变了,阴沉沉的,冷风呼啸,不少战士把刚脱下去的大衣重又穿起。真是摸不清高原的脾性,不一会儿,先下起冰花,忽又飘起了雪花,摸着这雪花,不冷,化水很快。看到变天,战士们热情却高涨起来了,说是还没有看到夏天的雪是什么样,有大胆的战士还张口吃起来,说还行,与雪糕一个味,就是甜味差些。我可没有这兴趣,我还担心战士身体能不能经受得起。因为全天团里有位今年的新兵倒下,再也没有起来,我不想我的战士就如此倒下去。
  雪越下越大,大衣都淋湿了,还透透的,穿在身上,很沉,给劳作带来了难度,进展较慢,有几个战士还打喷嚏,于是我与马班长他们商量,让他带几个身体强壮的战士翻土,身体弱的战士直接把光缆从土里爬出,然后放到边上,不影响施工进度,还可保存体力。三个班长于是点名让几个战士去拉光缆,在高原干活可真是吃力,尤其是翻土,此时说是翻地,不如说是在捞土,因为雪水早已填满了光缆沟,只得是捞,捞的是全是石块,高原上的石头全是松散的石块,稍用点力全乱了,就这样不是翻几下稍停下,吸几口气,再干,而不能使性子,像平原上蛮干,比着干。大家就这样拉的拉,翻的翻,不紧不慢地一步一步地迎着风雪干着。身体强壮的战士,翻几下抬头看下天,张口呼吸,拉光缆的战士弯着腰伸手将土埋在土里的光缆一米一米的拉出来。就这样干了一上午。送饭的车上来,我于是下令停下施工,先吃饭,吃完再干。
  趁着开饭前的时间,我集合队伍,简单的介绍了情况,说下午我们得重新铺设光缆,在此时此地条件下,任务量还很大,希望稍有发热的同志,可以跟着送饭车辆下去,问了半天,没有人应声,于是我开始点名,让几个体弱的下去,可他们站在那儿一声不吭,看到此,我加重语气,让他们非得下去,还是不支声。于此三次,仍没人回应。这时新兵何天意说道“排长,你不要再叫了,我们一起上来,就得一起下去,一起回连队,大家一起完成任务”。我也再坚持了,我叫了一声开饭,就默默的转过身离开。此时我能再说什么呢,只能强忍着泪水,默默地就着雪吃饭。
  吃过饭,稍作休息,就马不停蹄赶赴山上,继续干着上午没干完的活,大约二点过后,雪停了,太阳又露出了笑脸,有点热,脱下沉重的大衣,轻装上阵,施工进度也加快了。三个排都将原来的光缆沟清理完毕,经沟通三个排统一行动,进行光缆的铺设,重新选了5个大个在前面背着光缆沿着光缆沟前行,每隔五十米再洗这5人进行接力,其他人员在后面每隔二百米进行填埋,这样间隔前行。
  “妹妹坐船头,哥哥岸上走......”,不知何时,前面唱起了纤夫的爱,抬头看,前面那驮拉光缆的战士唱了起来,一看还真合景,还真是纤夫,至于小妹可没了,听到前面唱了起来,后面填埋也不甘寂寞,合着节拍也唱了起来,寂寞的高原顿时热闹起来,唱着歌,拉的拉,填的填,全然不觉是在高原,而是在营区。这样干着,唱着,唱着,干着,近五千米的光缆填埋将完,真是人多好种田。此时近六点了,看到重新填埋的光缆,按时完成了任务,大家心照不宣会心地笑了。夕阳西下,天边一抹残红,朵朵白云,飘来飘去,忽然一阵花香送来,低头一看,我站在了一片花海中,那些不知名的小白花、小黄花、小红花真灿烂地开着,送来了阵阵的清香。难道花儿有灵性,要与我们一道分享胜利的喜悦吗?
  当全排都上车准备下山时,我再一次抬头望向天空,我的高原雄鹰呢?我的展翅高飞的雄鹰呢?我问天,天不语,有许失落地登上了车,准备下山,返回。上车后,我看看了战士们,他们也没有太多的喜悦,看上去疲惫,大家相互靠着,想是要睡觉,是的,在5231米的高原上干了整天,谁说不累,睡吧,睡一觉,明天还得继续,让高原也回归寂寞吧。车子在寂静中走了近半小时,马班长突然叫醒大家,让大家振作起来,唱一个歌提提士气。于是车子又活跃进来。
  “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胸前的红花......”歌声嘹亮,亮彻高原,听到这熟悉的歌声,我向来时路再次回眸,一条洁白的山路,如一条哈达,飘忽在高原之上,那雕像如果钻石一样,镶嵌在这哈达上,一群战士或弯腰拉纤,或低头填埋,或跑,或走,欢快雀跃,或快,或慢,沉着应对,那是我可爱的战友哦。我再回头看下我的战士,他们一个个笑得如此灿烂,幸福得如花儿一样,那一刻,我释然了,他们不就是高原雄鹰吗?困难来临时,他们团结一心,一起共渡难关;危险降临时,他们抱成一团,共克时艰。不抛弃,不放弃,不胜不休,这不就是我苦苦寻觅的高原雄鹰吗?我爱你们,我的高原雄鹰们!
  随机推荐:券买买 优惠券的官方网站 wwwtaobao 天猫淘宝网首页 淘宝商城优惠券
相关的主题文章: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