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墨魂 jk231kmv

一、夜色如寒冰   

  窗外夜色如水,寒风凄然,而我却依旧站在窗前,都说晚风刺骨,偏偏越是刺骨的寒风越能让我感觉到我还活着,真真切切的活着。我拥有一张绝美的脸,同时又拥有着一副孱弱的身体。他曾经说过:“我真害怕哪天来一股风把你吹走。”所以他让我尽量待在这个天下人都想入主的落墨宫。这个宫殿里摆放着全天下数一数二的奇珍异宝,就连晚上照明用的都是全天下最大的一颗海东珠,只因为我害怕烛火。可是,正是这么一所金丝笼子囚困了我的最美时光。   

  正当我沉于清凉的月色时,妙音小心翼翼的端了一碗走到距我十步的地方停下:“娘娘,用药的时候到了。”   

  我保持着姿势没有动,她也不敢再次出声,不知隔了多久她才再次鼓足勇气走到我身旁:“娘娘,请用药。”   

  我知道,现在我的身体是一日不如一日,所以每天欧阳彦都会给我寻各种珍贵药材。我缓缓的抬起纤纤细手,雪白的肌肤在瓷碗上摩擦,我嘴角一弯,端起药碗移到花卉旁边,手腕一翻,瓷碗里面的液体就那么顺畅的流入了那盆美人蕉中。   

  妙音见此举动惊呼出声:“娘娘……”?   

  我冷眼一横她立马跪下求饶:“娘娘饶命,娘娘饶命……”   

  我心知她是怕我,不仅是她,这全天下的人都害怕我,因为我的一句话可以就可以让人瞬间毙命。有人因为顶撞我一句就被五马分尸,有人因为梳头时把我弄疼了就被凌迟处死,有人因为对我说话过于大声就被割掉舌头……所以她这是在怕我。整个禹国的人宁愿得罪欧阳彦也绝对不愿得罪我,而他们私下里把我叫做狐狸精或者是妖女……这些,我都不在乎。   

  我保持着原有的姿势,任由寒风吹乱我的青丝,妙音一直跪在地上求饶。   

  “墨儿,这个贱婢又惹你生气了吗?”欧阳彦批完奏章就直直向这儿奔来,连一个随从都没有带,只因为我说喜欢安静。   

  月光下,我这张绝美的脸更显迷人,我的举止也是整个禹国最优雅的,所以她们嫉妒我又恨我。我朱唇微启:“彦,你回来了!”   

  他一把将婢子扔出去,对我温柔一笑:“对,我回来了!”随即他俊眉微皱:“怎么又不穿鞋,地上凉,小心着凉了。你看,你就是这么任性,一点也不爱惜自己的身子。”   

  “我喜欢这样踩在地上的感觉,很踏实。”   

  他一把把我抱起来坐在他的腿上,他坐在床上,他从来没有对我发过火,只是偶尔会弹一下我的脑门:“你呀!总是那么不听话。”   

  我浅笑不语,就那么抱着他,我的身体向来冰凉,可是一抱着他就觉着身子有些暖意。我不知道,彦,遇上你究竟是我的幸还是不幸。但是此时此刻,我希望我是幸运的。   

     

  二、婉转似魂殇   

  一年前,恍如昨日。   

  我的国家一白癜风如何控制片凄然,一夜之间,以往繁荣无限的焦国化为噬魂的魔狱,处处是哭声,处处是咒骂。   

  那一日,我一身红妆,他一身戎装,骑着血色宝马。   

  城墙上,红日初升,映照着大地一片血红,空气中弥漫着恶心的味道。我展开双手,向着那一地的鲜红扑去,腾空的一瞬间,我仿佛成了一只在天地间旋转的红蝶吸引着万千注目,也许这是结束,也许这是一个开始。不知是天意弄人还是命运使然,我正好落入一个我毕生都不会忘记的怀抱。   

  他一身戎装,雄姿英发,给人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他深邃的眼睛如秋日深潭,冰冷透骨,偏偏又将我囚禁其中,只见他剑眉微动,唇齿之间突出几个字:"你叫什么名字?"   

  当时,我顾不得城里城外的哭嚎与厮杀,也顾不得我那飘扬的青丝缠上了他的冷剑,我只想告诉他一个简单的两个字:"卿墨。"   

  对此,他不再言语,只是用手覆上我的双眼,彼时,我便什么也不知北京看白癜风哪家医院专业晓了,也不想再去探究什么了。我干脆闭上双眼,去感受耳边呼啸的风声,我想,我的人生就在此时此刻将发生改变。   

  没错,我的人生真的彻底的改变了。   

  朝夕之间,"卿墨"两个字传遍了禹国的大街小巷,与之联系的就是"妖女","狐狸精"……   

  是的,将我带回禹国的便是欧阳彦,那个残暴又铁血的禹国君主。他向子民们宣布,我是他的女人,他没有给我任何名分,却要求别人都要唤我"娘娘";他不北京治疗白癜风到哪里去最好想让我当他的王后,却把王后才能居住的鸾凤宫改为落墨宫赐给我。   

  他说:"我要你一辈子陪着我。"   

  他问:"我们是不是曾经见过?"   

  他只对我武汉专业治疗白癜风医院一个人笑:"墨儿是我后宫里最美的花!"   

  他承诺:"我要让墨儿成为这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   

     

  其实这些都不是我所关心的,我只关心一个问题:"你愿意放弃所拥有的一切和我去归隐山林吗?"   

  他笑了,那么的温柔,他将我拥入怀中,手指上缠绕着我垂下的青丝。窗外月色正好,他轻合肥白癜风医院地址轻的在我耳边说:"墨儿真傻,我怎么会让你去过‘日出而作,日落方息‘的拙劣日子呢,你的身份,面容,还有这聪慧灵巧,早已注定了你该受这世间最好的呵护!"   

  可是如果我想过这样的生活呢?   

  他说得是如此的诚挚,罢了,我还在要求些什么呢?他毕竟是一国之君,身份尊贵,能做到后宫三千只宠爱我一人已经很不容易了吧。   

  从此,卿墨成了欧阳彦宠爱到极致的女人,焦国最神秘的公主在不久后转而成了禹国的福星。七个月不到,禹国就征服了周边大大小小十个国家与城池。于是传言,得焦国公主得天下。   

     

  三、朝阳暮雪夜织裳   

  进入禹国一月之后,也就是我昏迷的一个月之中,欧阳彦就计划好了要征战四方,因为他的手上有一张重要的王牌,那就是我,焦国公主。   

  世间早有传言,焦国王室有一个神秘的公主,因为焦国君主膝下只有这个女儿,所以对她倍加宠爱,为了她的安危,将她养在一处隐秘的宫殿,并且国主专门训练了一支精英保护他的这个爱女,那支精英每人可以以一敌百,所以谁要是得到了这支队伍无疑是增加了兵力。而这些都只是传闻,没有人知道这究竟是真是假。   

  在我昏的期间,虽然我醒不过来,但是意识却还是存在的。那段期间,欧阳彦找了无数的大夫,但他们的说法基本一致:虽然我没有明显的伤病,但是脉息悬弱,气虚血短,时日所剩无几。   

  后来那些大夫不知结果如何,但是欧阳彦不信那些他所谓的庸医所说的话,他便寻遍天下的名贵材来延续我的性命。   

  他时常在三更半夜来到床边,有
返回列表